<<  < 2013 - >  >>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



央视播出的“七条底线”

今天,2013.8.15的央视新闻联播节目,播出了 中国互联网大会倡议共守七条底线》

‘七条底线’:一是法律法规底线;二是社会主义制度底线;三是国家利益底线;四是公民合法权益底线;五是社会公共秩序底线;六是道德风尚底线;七是信息真实性底线”。

 

在此消息尚在网络上流传时早就众说纷纭。

 

参加制定这个有他们的看法和说法,没有参加讨论制定的又有他们的看法和说法。

 

参加制定这七条的既有类似人民网总裁廖玒、新浪网总编辑陈彤、上海东方网总裁徐世平、优酷土豆首席执行官古永锵、奇虎网总裁齐向东、搜狐论坛版主高龙这样的互联网言论管理执行者,也有胡延平、张国庆、李未柠这样的新媒体领域研究学者,另外,就是纪连海、陈里、潘石屹、周小平、薛蛮子、孙健、徐小平这些以各自拥有一批追随者的微博大V

 

参加者中历史学者纪连海声明,“正因为以微博为代表的网络空间具有公共性,因而在发表感言或对社会事件加以评论时要格外慎重。一些令人错愕的新闻第一时间被曝光,要先冷静地判断真伪再触碰,这一点对于实名认证过的网络名人尤为重要”。

 

陈彤对此表示附议:“随意转发新闻造成网络轰动效应确实不太妥当,转发之前最起码应该首先上网搜索一下,查查到底有没有这回事”

 

薛蛮子是明确表示“管控和强制手段要慎用”的人。这位拥有千万微博追随者的投资人声称:“不应忽视网络自动纠偏纠错功能。网络管理者应尽可能采取引导手段开启民智,而非‘一删了之’”。

张国庆、徐世平、高龙的发言主旨则是管控和引导要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”:“美国社交网站谣言没有满天飞的背后,是健全的社会法律体系,是公民对法律有敬畏之心,而我们是造谣之后没有惩罚机制,不用担心需要承担哪些法律制裁,因而谣言传播者有恃无恐,给了谣言可乘之机”。

与上述意见相左的是潘石屹的连续发言谈感想:“有专家认为现在网络上戾气太重,要管制、治理。我不太赞成这种观点,以前一些腐败现象没有暴露出来,现在暴露了就好好去整治,不能讳疾忌医。这应该是网络的功劳。网络是大社会,谣言并不是主流。有人造谣我和任志强侵吞50亿国有资产,不理就过去了...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永远站在道德高地上去指责别人,网络世界人人平等...我的社会责任就是凭良心说真话...我理解在网络上推动社会进步就是正能量,阻拦进步就是负能量”。

 

没有出席座谈的任志强在昨天下午抱怨说:“‘七个底线’中敏感词太多,发了一天也发不出去”,而且,“七条对普通民众容易,对贪官污吏太难了”。

 

作为大炮的任志强上周六上午就已经轰鸣:“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官员的贪腐?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院长与校长的奸淫?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城管的杀戮?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事实的真相?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环境的污染?如果没有微博会掩盖多少官员的无耻?如果没有微博如何揭穿官媒的欺骗?微博已成为让社会更清醒的一面镜子”。

李开复则说:“当镜子里看到丑恶,不应骂镜子,应该自省”


作业本虽是草根说“想了想微博这些年给我最大的改变”:“看到任何负面新闻都不再感到惊讶。从五年前看夏俊峰与城管事件的惊讶到今天看城管的平静,从四年前看宜黄拆迁自焚的震惊到今天看各种强拆的麻木,从三年前看甘肃农村校车事故的愤怒到今天看各种害童惨剧的叹息...感觉已经没什么可供愤怒,开始练习麻木”。

薛蛮子道:“主持人问大家要一句话概括微博;有人回答微博是自媒体;有人则说是社交化平台。老汉的一句话:微博是几千年来中国人民第一次使用言论自由的宝贵尝试。你们同意我的概括吗?”

司马南则说:“所谓‘共识’的空话只能糊弄鬼。会议敢不敢列出大V传谣的事实,敦其认头?会议敢不敢勒令薜蛮子首期裁水军300万?”

杨恒均则有他自己独特的看法:“在现代的文明社会,法律就是官民应该共同遵守的底线,是用来给民众言行划线,更是给政府划线的最后底线。所谓底线,只能是宪法与法律。另外定一条底线,不但没有好处,而且更糟糕。例如,前面提到的国家利益、社会制度、信息真假与公民合法权益,请问,除了宪法与法律,作为政府喉舌的央视与网民有什么权力给网民(民众)定底线?进一步追问:这个底线是比法律高呢还是低?如果一样,就没有这个必要;如果不一样,你们的底线比法律高甚至低,那么,要法律干什么?如果你们规定的要求比法律高,你们本身就是违法宪法,限制他人的言论自由;如果是比法律低,你们公然破坏、漠视法律,更有问题了。这真让人怀疑,定这样一个法律之外的底线,目的正是抛开与蔑视法律!”

2013-8-15

  • 标签:杂谈 绍兴 贺继昌 
  • 发表评论:
    浙江博客欢迎您!